歡迎訪問集運大件    今天是:     
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
您現在的位置: 集運大件 >> >> 人文峨邊>>正文內容

峨邊發現 | 彝寨新風九龍行

作者:許克全     來源:本站原創     發佈時間:2020年07月02日   

“驚鴻一瞥,白水秋風。稻衣解解入明眸,掩不住金黃田壟,碧野蒼穹!”這是新林山水留給我的初步印象。雖然現在離秋天還遠,但“碧野蒼穹”仍然是它真實的寫照。

那年秋天,我來新林中學輪崗,知道有個純彝族村莊名叫“九龍”。心想,這個地方即使沒有“九龍戲水”的壯觀景象,也應該是個有模有樣的地方。也曾在散步的時候,遙望過山窩裏的九龍村莊,它像睡在大山懷抱裏的孩子一樣。只是屋舍的輪廓不像低矮木房,鮮明的白色鑲嵌在青山的背景上,給村子增添了幾許寧靜和安詳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遠眺九龍村 許克全 攝

聽説進九龍村有三條水泥路可行,我們選擇了位於金星村二組那條比較平緩的道路。有同事在路上打趣地説:“如果暈車的話,這七拐八彎的轉來轉去,恐怕早就打野兔。”進入九龍村之前,我們特意在村口停車瞭望四周的風景。清澈的白沙河一路蜿蜒,一條水泥路沿右岸起伏延伸,直入更遙遠的麻柳村。對面山上的紅椿村居高臨下,與九龍村隔河相望。山下兩座水泥橋橫跨白沙河,連接兩地往來,方便村民出入。當一座座紅黃相間的琉璃瓦房彰顯着民族圖騰出現在我們眼前,我們知道,這就是九龍!這個峨邊彝族自治縣新林鎮一個擁有351户1372人的純彝族村寨,原來是橫卧在半山腰中的“部落”。它距新林鎮政府4.2公里,距縣城17公里;俯視着白沙河的清波,遙望着對岸高山上紅椿村寨的錯落和遠山橫亙與原始森林的墨綠。 

作為純彝區,在你印象中可能是低矮的木房和牛羊踐踏的爛泥漿;還有氾濫着豬牛羊糞的惡臭。也許隨處可見的掛在院牆邊上的衣裳,或者是雞鳴狗吠情景、“羊奔豕突”的野狂入目。

但是,眼前的景象顛覆了我們心中的“部落”印象,那些落後的農村生活,早已遠離新農村的幸福生活。你看!這整潔的環境、這鋼筋混泥結構的紅瓦飛甍、黑黃相映的雕鏤斗拱,彰顯着一個民族的傳統審美、寄寓着一個民族奮鬥的傳説。

我們在九龍一組曲比月古的家門口下車,與40多歲的他聊了起來。他身材勻稱,一米六五高的個頭,黝黑的皮膚配上向後翻卷的大奔頭,顯得精神抖擻、神態從容;尤其是漢語表達相當準確,對答如流。我指着村莊頂端問他山上的風景咋樣,他説風景很敞亮,特別是這個季節晴朗的日子裏,可以放眼壯美山河;還説村裏的水泥路四通八達、户户相通,可以開着車隨意轉悠。我問他這個季節都忙哪些農活,他説村上的土地都種了果樹和藥材,有點耕地也不多。“你們這個村子好像是安放在半山坡上,地理條件似乎也不是很好,在‘退耕還林’及產業轉型後,可耕之地少,運輸也不是那麼方便,為什麼不整體搬遷到平坦的地方新建房屋?”我有些不解地問。

農民的根在土地,我們土生土長,除了家鄉情結之外,最重要的是靠土地生活,搬走了再來本土生產,也不那麼方便。所以,大家也樂意在原地努力,創造新生活。”曲比月古條理清楚地回答了我。

我知道彝族有很多風俗,特別是在婚喪兩件事情上尤其突出。於是就和他説起了這兩件事。其實來之前,我採訪過幾個學生,其中有個紅椿村的女生講,她爸媽曾經説過,將來她結婚,他們不會向對方要求很多彩禮,只要按照縣上規定辦事就可以了。她們村子裏過去曾出現過因彩禮而致人死亡的流血事件。可能她爸媽也從中吸取了一些別人的教訓。曲比月古告訴我,居於傳統的習俗,他們也很無奈;雖説大家都懂得一些道理,但根據目前情況來看,改變這種固有的習俗可能還有很遠的路要走。至於喪事辦理,一般也反對鋪張浪費。有時也有“打牛”的情況,但不像大家傳聞的那麼排場。

一羣孩子正在對面的果樹下嬉戲,我順口問了他村裏學生上學的情況。他説:“現在的教育政策很好,學生在校讀書不僅不交費用,還有營養餐、生活費,住校生還配發牀上用品,個別學生還享受‘精準扶貧’政策補貼。這樣好的條件,怎能不上學呢?主要是大家轉變了教育觀念,認識到了讀書的重要性。村裏早就辦起了幼兒園,從小學到初中,沒有一個輟學的。有一個智障兒童沒上學,但學校老師每個月都會來送教”。

説到這裏,我想起了新林中學每月“送教上門”的教學任務。他説的這個同學名叫介朵羅布,是九龍二組介朵軍長的四子,因智殘未到校入學,但學籍屬於2017級4班學生。自2018年10月起,新林中學就開始對該生執行了“送教上門”教學活動。新林中學由四位教師組成了“組織架構”,每月定期向他開展送教上門教學活動。   

既然已經來到了九龍村,不妨就去見見智障的介朵羅布。一進他家門,就見他在那邊玩狗。他母親井史阿支熱情地招呼我們入座,還把其夫介朵軍長從菜園地裏叫回來接待我們。我們參觀了他們家井然有序的電炊廚房和側房裏的三石“鍋樁”,離開時才發現,他們養有兩頭黑色的母豬。於是和他聊起了一些養豬的事情。   

你這黑母豬生的小豬仔也是黑的嗎?” 

白的,公豬都是白色的良種豬”。  

村裏有沒有養黑豬的農户呢?如果有,那可就致富了。”我一邊問,一邊表達自己的看法。  

我們村裏沒有,但對面紅椿村有人在山裏散養黑豬,而且有黑母豬碰上了山裏的野公豬,交配後的黑母豬都產下了跟野豬長相極為相似的小豬仔。”  

那這種小豬仔長大了能弄回家嗎?”

放在山上長大了就逮不住了,要在剛出生了就弄回家關起來養。”

這種豬仔長大後能由養豬人隨意處置嗎?如果能,那不失為一種有效的致富辦法。”

可能可以吧,只聽説了這些情況,沒具體問過。”

辭別了介朵軍長後,我一直在想:如果允許,圈養這種“二代小野豬”不正是一條很好的致富之路嗎?特別是靠近深山的村民,有這樣的條件,是不是可以考慮呢?

走在排列着太陽能路燈的寬闊水泥路上,我們不禁感慨良多。“脱貧攻堅”的力度可謂前所未有!國家教育的全面發展,反映了一個國家的綜合國力;各項政策的相繼出台,也反映了國家和地區對教育的重視程度。作為在新林中學輪崗,我們也知道峨邊在“控輟保學”方面的有力舉措;凡是未充分履行教育義務、導致學生輟學的家長,都會受到地方政府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的處罰。國家政策到位了,辦學效果是不是就突飛猛進呢?除了全體教師盡職盡責之外,尤其取決於我們學生的個體認知和努力程度。

我來這裏,其實只為見到一個做了一點小事的人物一一沙瑪布根。聽説他們在九龍村自發組織了一支“志願者”隊伍,自願無償擔負起公路搶險、排險、馬溝梳理以及整個村子的環境維護工作。一年多來,他們有頂風冒雨清理塌方、疏通交通的義舉,也有不畏寒暑清掃路面,並將垃圾分類處理的平凡事蹟。沙瑪布根説:“志願者”活動是由二十多歲的俄木根爾發起的,當時有十四人蔘加;因有人外出務工,現在有九人在崗。他還強調:“哪怕只有一個人在村,這件事也要一直做下去。” 

 聽説你們為村裏做的這些事都沒要勞動報酬?”我問道。 

我們是心甘情願做這些勞動的,不是為了報酬才做這件事。” 

我心裏一怔,忙問道:“是什麼原因促使你們自發組織這個‘志願者’?” 

沒有原因,黨和政府給我們修了公路、建了房子、讓我們過上了好日子,我們就該愛護它、珍惜它。我們沒有能力回報黨和政府的關懷,只能做點義務勞動來回報社會。”沙瑪布根平靜地説。 

我不禁又一怔!“感恩國家,回報社會!”這是多麼純樸而又深情的口吻!如果它出自一個文化人之口,那再正常不過,但它出自一個五十一歲的勞動者之口、一個只有初中學歷的少數民族之口,那簡直是件了不起的事! 

脱貧攻堅”的歷史重任,在"闖關奪隘"的節節勝利中抵達關鍵時期,在全縣上下緊鑼密鼓的奮戰迎檢中,我彷彿更深層地看到了這場戰役更深遠的意義。“金山銀山”是老百姓的夢想,但今天看來,“綠水青山”才是九龍人民更美好的希冀。因為“精準扶貧”已經解決了他們“金山銀山”的問題,環保理念已在他們心中紮了根,都知道保護環境就是保護人類自己。 

老百姓都懂得“感恩國家,回報社會”。倘使全國人民都能如此,以感恩之心奉獻社會,那將是怎樣的洪荒之力?我們慶幸於民族的覺醒,更欣喜於民族思想觀念的更新和與時俱進。在慶祝九龍“脱貧”的同時,也要恭喜他們在精神世界的“脱貧”。“落其實者思其樹,飲其流者懷其源"。雖不及“留取丹心照汗青”的光芒萬丈,卻是實實在在的拳拳報國心。 

出村的時候,遇見村裏在新林中學初二(1)班曉龍同學,他熱情地邀我去他家裏作客,我從他驚喜的表情裏讀懂了尊重。當我走進他家時,她母親正與其他家人圍着方桌坐在凳子上吃晚餐。桌上擺着香腸、臘肉和他們喜歡的“豆渣湯”。我心想:這樣的農村生活應該很不錯——隨意的一頓飯就能反映他們的生活水平。在我印象中,彝族同胞過去用餐是不用桌子的。一家人蹲着圍住一木盆湯菜、啃着饃,共用一隻湯勺,每個人用湯勺喝了湯之後,就直接把湯勺放入木盆中。眼前的改變,讓我不由得想看看他們怎樣煮飯。走進他家的廚房,我看見了電炊設備和整潔、乾淨的用物,一下就明白了他們過的是新生活。

過去,你們彝族每家在堂屋右上角都有一個三塊石頭壘的‘鍋樁’,而且圍着它坐都很講究,現在還在嗎?”我試探性地問道。

這個規矩已經改變很久了,修了新房之後,堂屋裏是不設置“鍋樁”的;有些人家雖然有,但都放在偏房了。”曉龍母親答説。

離開曉龍家時,他母親客氣了很久,囑咐曉龍送我上大路。信步走在這條橫穿九龍村的水泥路上,路兩旁的坡上、坡下都是掛了果的桃樹。粉裏透紅的桃子在綠葉的掩映下,顯得格外動人。看見坡下有人在桃林地裏忙着,就問她做什麼農活。她説是在“栽苕”。與此同時,我看見了成片乾枯的油菜杆茬還立在桃林裏,等着腐化後變成農家肥,再把土地變肥沃。“林下套種”四個字一下就從我腦海裏蹦出;這科學的種地方式,怕是隻有在轉變種地思路的前提下才會有。

 

九龍村的桃樹掛果   許克全 攝

在下九龍的路上,遇到一個趕馬上山的漢子。見我車來的時候,主動把馬趕到路邊讓行。這讓我不覺得自己是從彝寨裏出來,反而多了幾分謙遜和温馨。下山後,我們特意從紅椿村繞行回來,一時想去對面拍攝九龍村全景,二是想順便看看紅椿村的情況。

當汽車一路轟鳴翻山抵達紅椿村二組時,眼前的景象又一次讓我們流露了溢美之詞。紅椿村黨羣服務中心平穩地坐落在開闊平坦的土地上,除了廣場,還有植樹種草的綠化帶,讓你彷彿覺得身處城市居民小區,心情那麼舒暢。清新而沒受一點污染的空氣,給人“天然氧吧”一樣的愜意。住在村委會旁邊的二組組長阿果阿更熱情地邀請我們去家裏作客,主動給我們介紹村裏建設的一些情況。下山的時候,雖然新修的水泥路坡度有些陡,但我們仍然感覺不虛此行。讓我們看到這生長在大山險要之地的村民,純樸得沒有一絲生硬。我所見到的“脱貧攻堅”成效,遠遠不只是那些縱橫交錯的交通樞紐與整齊有序的紅瓦飛甍,而是另一種民族風情的定義和新時代民族精神的延伸!它將乘着新世紀的東風,飛向振興的鄉村、飛向未來的新文明!  

2020年6月4日於峨邊彝族自治縣新林中學

【集運大件】許克全,筆名心青年,四川峨邊人。中學語文教師。中國作家網註冊會員,中國詩歌網註冊詩人,峨邊彝族自治縣作協會員。在《詩路》微刊及《國際詩語》《中國詩歌網》《當代文學集萃》《世界作家文集》《西南作家》《都市頭條》《作家美文》等微發詩歌、散文百餘首(篇)。曾獲世界漢語文學詩詞寫作大賽全國一等獎。


分享到:

相關文章

關於我們 | 廣告業務 | 網站建設 | 聯繫我們
編輯熱線:0833-2445385 13981380111 編輯郵箱:bjb_leshan.cn@163.com
國新辦許可證編號5112006005    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 (川)字第00147號     樂工商廣證字(2007)003號     蜀ICP備14010140號
Copyright 2013 by www.leshan.cn.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,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*768或以上